国际视野丨法律创新专题 ——商业模式冲击下的律所转型

最新数据显示,有40%的跨国公司法务部门建议公司减少外部法律预算。75%的律师表示他们的公司客户正在将法律工作上的预算转移到其它部门。对于传统律所来说,挑战还不止于此。在企业客户需求减少的同时,甲方给律所施加的压力也增强了。调查显示,约35%的企业客户认为,通过对外聘律师及律所的施压,能够增加他们服务的价值,同时减少开支。

律所面临的另一尴尬处境是,许多律师事务所想让他们的客户意识到他们面临的困境不仅仅是法律层面上的问题,也包括商业运作和竞争环境方面的压力。但是大多时候,许多公司并没有认识到律所在这方面的重要作用。

以上种种只是冰山一角,我们不难察觉,传统法律服务模式似乎已经不能满足当下科技的进步和社会需求的激增。

1110_01

什么是ABS?

ABS(alternative business structure)是替代性商业结构的简称,ABS商业结构是一个允许非律师人才拥有或者投资建立律师事务所的商业模式,同时还能提供有序的法律活动。由于法律行业其他领域融合的必要性越来越明显,ABS的出现,将重塑整个法律行业的格局。

ABS的潜在优势有以下两点:

  1. ABS可以在多个领域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吸引多领域、多元化专家及人才的加入,例如ABS可以吸纳商业、计算机、数据分析等多个相关领域的精英人士,为商业决策提供法律意见;
  2. ABS律所能够为企业客户提供更多法律之外相关服务,如商业、技术、税务等其他方面的综合服务。
1110_02

ABS是律所的机遇吗?

ABS的支持者认为,这一商业结构具有巨大的创新性,可以增强法律行业的竞争力度,从而使消费者有更多机会和途径接触法律或法律相关的服务;相对的,ABS反对者则认为,这些非律师出身的投资人和管理者只会盲目追求利润,导致法律服务的商品化、低层次化、廉价化。

现实的情况是,即使业界对ABS前景的预测褒贬不一、尚无定论,法律行业变革的步伐正悄然而至。英国律师监管机关(Solicitors Regulation Authority, SRA)在 2012年4月公布授予了三个ABS牌照,许多英国律所和企业都已考虑开展ABS业务。

律师事务所顾问分析师Stephen Mayson教授认为,ABS商业模式的律所标志着未来律所的经营模式。拥有超过2100名律师的英国知名律所Irwin Mitchell是最早接受这个概念的从业者。现在,这家律所拥有八个相关商业牌照,其中包括Irwin Mitchell LLP、保险索赔处理服务Coris UK和债务集合服务Ascent Collections等。该律所的首席执行官认为ABS商业模式的吸引力主要来源于自身的灵活性,允许非律师人士拥有律所,并且以有限责任公司的模式存在。

另外,包括Direct Line, Admiral, Aegis, Allianz和RSA, Royal和Sun Alliane等金融、管理等领域的知名企业,都开始与律师事务所进行密切的合作,提供法律相关服务。

1110_03

ABS是律所的噩梦吗?

希望通过ABS模式获利的非法律专业从业者大有人在。Doctors’ union,BMA,GMB 连同CWU交易联盟(CWU trade union)都已经建立了自己的法律服务部门。甚至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的诺丁汉法学院和一位匿名的人力资源专家都已申请了ABS执照。

然而,传统律师事务所所面临的最大冲击是会计人员的大量增长。在ICAEW获得ABS执照的会计师事务所的数量,已于今年秋季达到了100所。同时,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的毕马威、安永和普华永道都已经去的了ABS执照。Jomati咨询公司的Tony William说:“他们拥有在这一模式下取得成功的资源。”

但毋庸置疑的是,ABS能够为律师事务所带来更多的外部投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Duke Street Capital(杜克街资本公司)已经对Parabis Group的成员Plexus Law进行了投资,同时,前BBC投资真人秀《龙穴》节目的评委,明星投资人James Caan,也已经通过他自己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Hamilton Bradshaw对若干律所进行了注资。15年六月,位于英国中部地区的Gateley成为了英国首家上市的律师事务所,在伦敦交易所另类投资市场中投放了自己的股票。而融资最成功的要属总部坐落于澳大利亚的Slater & Gordon,这家国际律所早在2007年就通过在澳大利亚股票交易所上市从而成为了全球第一家公开发行的律所。

1110_04

ABS是大势所趋

Mayson教授指出,尽管目前许多伦敦的大型商事律所“仍然对ABS不感兴趣,甚至抱有敌意”,但他预测,随着人才之间的竞争日渐激烈,这一局面也将发生改变。

Jomati的Williams指出,在最初的爆发期之后,ABS的发展似乎“不似人们预期的那般迅猛”。他说:“这一现象一方面应当归因于经济的不景气,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部分早早获得ABS资格的企业尚未获得成功,这多少使得其他公司有些紧张。”

尽管ABS并没有取得预测中大爆炸式的成功,SRA的主席Paul Phillip仍然对其持乐观态度。他相信律师也要学会成为一名商人,大多数新晋律所都会希望拥取得ABS的资格。“如今,如果你要进军律师业务领域,那么为何不采用替代性业务结构的模式呢?”他反问道。甚至Michael Gove大法官都认同这一做法,愿意支持修订法律以减低ABS资格的准入门槛,并更好地管理ABS企业。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ABS大潮必将到来。

案例研究:Axess Law及沃尔玛虽然乐购法(Tesco Law)还未在加拿大实施,但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居民已经可以通过一些开办在超市中的律所得到他们所需要的法律服务。这种律所被称为“沃尔玛法律师事务所”(Walmart Law)。2012年,多伦多的Lena Koke和Mark Morris律师共同创办了Axess Law。他们的目标是在明码标价的前提下,提供一种任何人,在任何时间都可以获得的法律服务。 正类似于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Quality Solicitors和WHSmith所采用的合作模式,Axess已经在零售巨头沃尔玛的门店中存在了长达两年半之久。 Morris说:“目前,我们在多伦多拥有10家店面,而到2016年年底,这一数字将会增长到20。” 目前,他们拥有共计42名员工,其中包含10名律师,分布在其设置于沃尔玛超市内的品牌零售店中。他们的店面以亮橙色为主色调,运营时间为早10点至晚8点,全年无休,提供囊括不动产转让、遗赠、遗嘱认证、授权代理及公正等在内的多种法律服务。尤其是他们的“立等可取式遗赠”服务,顾客只需要花上99美元,等待45分钟到1小时左右,就可以带着一份盖印生效的文书离开了。 “我们的初衷就是要使更多人获得法律服务。”Morris说,“统计数据表明,有56%的加拿大人都没有遗嘱。而我们正改变着这一形势,在过去的18个月里,我们接触了大概25000位顾客,并为其中的13000人设立了遗嘱。我们提供的,实际上就是几乎所有人都需要的法律服务项目。” 在涉足法律圈之前,Morris和Koke一直在帮助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创立自己的零售企业。“我们总结出了一套‘最好的零售实践经验’,并且认为这一经验同样可以被运用到法律领域之中。”Morris说。 “这就意味着要延长经营时间,周日不能休息,5点之前决不打烊。同时,明码标价也是必须的。律师们不再神秘,而是‘触手可及’,这就能够打破律师与客户之间的阻碍,使得律师显得更亲切,让人们更愿意向其倾诉。”

上面案例只是法律创新大潮中的一个缩影,现在越来越多法律与科技、法律与商业的创新模式正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现在就是改变之时,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