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行业一直以来都是反商业贿赂和知识产权纠纷问题高发的领域,对于医药行业而言,合规不仅是企业规避风险的重要内容,也是维持企业竞争力的核心动力。本周,理脉梳理了2015-2017年间,283家中国医药行业A股上市公司在IPO上市过程中受到监管层关注的合规重点,以及诉讼纠纷案件反映出的行业风险问题,从法律文本中挖掘数据信息,为医药行业的商业合规工作提示重点。

一、从反馈意见看证监会关注的行业合规问题

(一) 2015-2017年医药行业企业A股上市情况

1)A股上市医药企业申报IPO年份分布情况

从2015年至2017年,A股共有76家医药行业企业通过IPO审核上市,包括制药、生物科技与生命科学、医疗保健设备与服务等细分领域。

0517_01

从上市时间来看,近3年医药行业发展迅猛,上市公司数量大幅增加。其中规模最大的公司是2017年7月上市的华大基因(300676.SZ),公司市值达603.7亿人民币。

2)板块分布情况

深市创业板占比43%,沪市主板占比36%,深市中小板上市企业数量相对最少,仅有16家。

0517_02

3)地域分布情况

从上市企业所处的地区分布来看,2015-2017年间上市的南方公司明显多于北方。

0517_03

其中广东省企业上市数量最多,达13家,其中包括华大基因(300676.SZ)、康泰生物(300601.SZ)、健帆生物(300529.SZ)、开立医疗(300633.SZ)等市值超过150亿元的企业。数量和规模体量都是全国范围内最大的。

(二) 证监会反馈意见关注的合规重点

综合上述76家A股上市公司以及正在申请首发已得到反馈意见的医药企业反馈信息,理脉发现医药企业申报IPO主要涉及以下三类监管点:

序号 主要监管点
1 是否涉嫌商业贿赂问题
2 对企业产品质量是否进行了严格监管
3 企业医药产品是否具有核心竞争力

1. 是否涉嫌商业贿赂问题

理脉发现发审委对医药企业是否存在商业贿赂行为格外关注。医药企业的商业贿赂行为集中体现在:给予过相关医生、医务人员、医药代表或客户回扣、账外返利、礼品;假借学术会议之名变相旅游;费用支出直接汇入自然人或无商业往来第三方账户等。

如出现以下两类情况监管层则会要求发行人补充上述罗列内容的相关信息,具体细节如下:

(1)发行人或发行人关联人(比如经销商)过往存在或现阶段涉嫌商业贿赂行为。

如出现上述行为,证监会会要求其披露以下几类信息:

1)学术推广会议费用:披露自主学术推广会议相关组织和支出情况,包括召开频次、召开内容、平均参与人次、费用报销情况等;

2)内控制度:发行人是否建立并完善了相关的内控制度,报告期内控制度的执行情况(具体体现在对市场拓展费的统筹、为防范经销业务出现商业贿赂行为是否建立风险控制体系等);

3)收入和支出账户:有关支出是否存在直接汇入自然人或无商业往来第三方账户的情形;

(2)发行人市场拓展(开发)费、促销费、销售费用率出现异常,不符合行业惯例。

如出现上述行为,证监会会要求其披露以下几类信息:

1)费用异常原因:结合同行业上市公司相关数据,请说明发行人市场拓展(开发)费、促销费、销售费用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且逐年增多的原因;

2)过往是否存在商业贿赂行为:请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结合发行人行业特征情况,补充核查并披露发行人业务中是否存在商业贿赂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3)经销机制:说明报告期内销售的布局合理性、经销商的存续情况、报告期内退换货情况;说明发行人产品最终实现销售的情况;说明其最终销售客户(如医院,请披露医院等级)。

2. 对企业产品质量是否进行了严格监管

通过阅读过往监管层公开的反馈意见,理脉发现在申报IPO的医药企业如果在报告期内出现因产品质量问题受到有关药品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或媒体报道、消费者关注等情况时,发审委将会重点关注其产品质量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发行人如果故意隐瞒或不如实披露相关信息,往往会被否不予通过。具体要求细节如下:

(1)产品质检信息:产品检测委托哪些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向哪些特定领域销售需要符合一定的生产条件和质量体系认证、报告期相关检测结果是否符合客户要求、发行人主要产品是否存在保质期;

(2)产品责任纠纷或行政处罚:报告期内是否存在产品质量责任纠纷;报告期内是否存在因产品质量方面的纠纷或者重大销售退货情形;报告期内是否受到国内外相关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或者行政措施;

(3)产品资质认证:产品质量规范、药品标准等方面的资质、许可、质量认证等是否齐备及其来源、取得过程的合法合规性;前述各类资质是否仍在有效期内;

(4)合法合规:发行人的生产经营是否符合《药品管理法》、《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等法律法规的规定。

3. 企业医药产品是否具有核心竞争力

监管层除了审核企业过往研发的产品其功能和疗效是否具有独家性和排他性,自主研发的新药一般需要投入大量研发时间和费用,监管层也会要求发行人针对新药披露以下几类信息:

(1)研发细节:请发行人补充说明并披露发行人相关专利技术的开发或形成过程;

(2)资质认证&产权认证:补充说明相关专利、商标、新药证书、GMP、GSP证书等管理的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建立健全并有效运行,并说明其拥有的上述商标、商标、新药证书、GMP、GSP证书截至目前的法律状态,是否存在到期注销、终止等异常情况,是否存在其他知识产权争议或纠纷等风险以及对发行人经营可能产生的影响。

(3)对主营业务影响:请发行人补充说明正在研发的专利的进度情况及相关专利对发行人主营业务的影响。

二、行业诉讼反映出的医药行业法律风险雷区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信息,2015-2017年A股上市医药企业一审判决案件共有429件,涉及公司数量84家。理脉以上述诉讼案件为基础展开数据统计与分析,为医药行业公司的运营管理提示诉讼合规相关风险。

(一)整体涉诉情况

1. 年度分布

从裁判日期上来看,近三年A股上市医药企业的判决文书数量呈递减趋势,其中,15年文书数量最多,达172件。

0517_04

2. 案由分布

A.医药企业作为起诉方

近三年的数据显示,当医药企业作为起诉方时,起诉最多的案由为劳动争议纠纷,证券欺诈纠纷和买卖合同纠纷分列起诉案由数量的第二、三名。

0517_05

B.医药企业作为应诉方

医药企业被诉最多的案由是商标权侵权纠纷,占案件总数的37.4%;买卖合同纠纷、其它合同纠纷、申请公示催告、劳动争议纠纷的案件数量分列第二至五名。

0517_06

3. 诉讼结果分析

A.医药公司作为起诉方

2015-2017年,医药公司在194件案件中作为起诉方,胜诉案件数量为138件,胜诉率达71.1%。

0517_13在上述案件中,医药公司的最高获赔金额为3732.2万元,最低为110.29元,平均获赔金额达76万元。

B.医药公司作为应诉方

2015-2017年,医药公司在235件案件中作为应诉方,胜诉案件数量为51件,胜诉率达21.7%。

0517_14 在上述案件,最高赔付金额为7000万元,最低为2000元,平均赔付金额为111.44万元,相较于起诉案件而言医药公司作为应诉方时败诉更多,赔付金额更高,面临的诉讼风险更大。

(二)医药行业知识产权涉诉情况专项统计

1. 知识产权具体领域分布

2015-2017年,医药行业A股上市企业相关的知识产权案件共有107件,其中,商标领域的案件数量最多。

0517_07

2. 区分具体领域分析知识产权裁判结果

(1)商标权案件

数据显示,在全部与商标权有关的诉讼纠纷中,医药企业均为起诉方,其中胜诉案件数量为58件,胜诉率达63%。

(2)专利权案件

1)当医药企业作为起诉方时

在专利权相关的纠纷中,医药企业在4件案件中作为起诉方。在这些案件中,医药企业的胜诉率为100%。

2)当医药企业作为应诉方时

在其余3件案件中,医药企业为案件的应诉方,胜诉率为33.3%。

(3)著作权案件

在与著作权相关的3件诉讼纠纷中,医药企业均为应诉方,在这些纠纷中,医药企业均败诉。

3. 区分具体领域分析知识产权裁判金额

(1)商标权案件

本次统计的商标权案件没有败诉赔付金额案件。

在商标权案件中,A股上市医药企业最高获赔金额为100万元,最低为2000元,平均获赔金额达5.0万元。

0517_08

(2)专利权案件

本次统计的专利权案件没有败诉赔付金额案件。

在专利权案件中,A股上市医药企业最高获赔金额为175万元,最低为1万元,平均获赔金额达51.9万元。

0517_09

(3)著作权案件

本次统计的著作权案件没有胜诉获赔金额案件。

在著作权案件中,A股上市医药企业最高赔付金额为2.4万元,最低为3000元,平均获赔金额达1.35万元。

0517_10

作者|理脉内容团队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