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创造了新的业务模式、应用、流程及产品,从而对金融市场、金融机构或金融服务的提供方式造成重大影响,也给监管体系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与挑战。中国人民银行在2017年5月设立了金融科技(FinTech)委员会,旨在加强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规划和统筹协调,强调了央行应强化监管科技(RegTech)应用实践,积极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丰富金融监管手段,提升跨行业、跨市场交叉性金融风险的甄别、防范和化解能力。今年5月,证监会证监会科技监管专家咨询委员会召开会议,探讨监管科技的总体建设方案。

本文将从监管科技的概念、各国监管科技的模式,以及国内监管科技发展情况等角度分析这一话题。

一、什么是监管科技?

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最早使用RegTech一词并将其定义为解决监管面临的困难,推动各类机构满足合规要求的新兴技术,重点是那些能比现有手段更有效地促进监管达标的技术”。换言之,RegTech是能提高监管流程的效率、一致性和简便性的技术。RegTech具有四个关键特征,即组织数据集的敏捷性、配置和生成报告的速度、为缩短解决方案的启动和运行时限的集成能力、大数据分析。

RegTech通过改进数据处理、客户身份识别、压力测试、市场行为监控和法律法规跟踪等环节,能够提升监管机构的监管能力和降低金融机构的合规成本。监管科技涉及三方主体:监管机构制定监管规则,金融机构和FinTech公司的行为需要满足监管合规要求,RegTech公司提供技术服务。

二、有哪些监管科技应用?

在德勤统计的全球共242家监管科技公司中,25家主攻监管报告,使用大数据,实时报告,云技术等方式进行自动的监管报告;40家主攻风险管理,查明合规风险,评估与预测未来的可能面临的挑战;62家重点关注身份管理与控制,加快了尽职调查以及Know Your Customer的过程;91家关注合规,实时监控及跟踪企业合规状态和未来的监管要求,以及24家关注交易监管,实时监控并审查交易。

0719_02

数据来源:德勤

Blackswan是一家具有代表性的RegTech公司。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这家公司以黑天鹅作为自己的标志,作为大数据科技公司,它为金融机构、政府及大型跨国组织提供风险管理,安全控制,用户管理等服务。

成立于葡萄牙的Feedzai也是一家非常典型的监管科技公司,它的主要产品是通过机器学习帮助银行和企业发现并预防支付诈骗。成立后不到两年时间内,它就获得了超过3000万美元的融资。

三、国内监管科技发展现状

中国的监管科技尚处于起步阶段,2017年全球153家监管科技公司国家分布表中,英国、美国分别以42家、41家名列一二,中国则无一家企业上榜。直至2014年,我国首次提出监管科技相关的工作。2017年6月,中国金融业信息技术“十三五”发展规划特别强调了金融科技、监管科技的研究与应用。随后,央行反洗钱中心、证监会利用大数据打击内幕交易开始行动起来。2018年5月,证监会科技监管专家咨询委员会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讨论制定“监管科技总体建设方案”。在贵阳举行的2018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数博会2018”)之国际金融科技产业高峰论坛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宏介绍了监管科技的五大核心技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和API。

0719_01

对于国内监管科技的发展,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强调道,出于合法合规经营的需要,国外监管科技首先起源于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是其根据监管机构发布的监管规则制定的、用于自律的技术;而由于中国金融监管的包容性,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公司缺乏研究和开发监管科技的动力,因此中国监管科技的发展理应也需要由监管机构来推动。

四、各国监管的不同模式

第一类,以美国为代表的限制性监管(Restricted Regulation)

以美国为代表的监管体系历史悠久,体系成熟,经验丰富。对于以技术创新为驱动的金融科技业态采用功能性监管,及时适当地调整立法,将金融科技涉及的业务按照功能纳入现有监管系统。

总体来说,美国对金融科技的监管是相对比较严格的,监管以稳定为主。对于具有强大创新力的美国金融科技,适当偏严的监管是有利于平衡发展需要的。这就导致企业距离满足监管要求还有很大距离。单2016年一年,美国证监会就执行了868次处罚,罚款总金额达到40亿美元。

0719_03

第二类,以中国为代表的被动型监管(Passive Regulation)

中国的监管则相对被动。中国的金融科技以市场和商业模式为驱动,国内巨大的市场需求、尚不完善的金融服务体系以及在对监管上缺乏灵活性与时效性的法律法规,在给金融科技带来发展空间的同时,也留下了一定的灰色地带。短短三年间,中国的金融科技已经在第三方支付、P2P方向排在世界前列,孕育出蚂蚁金服、陆金所和京东金融等公司。但2018年以来,P2P公司的不断“爆雷”、各类金融科技公司负面新闻频发也表明中国的FinTech行业对监管科技需求巨大。今年5月,证监会官网宣布监管层正在研究监管科技的总体建设方案。

总体而言,中国的监管处于“摸石头过河”的探索阶段,属于被动的、相对宽松的、以发展为主的类别。但由于中国金融科技市场发展迅猛,可以预见对监管科技的巨大需求。

第三类,以英国和新加坡为代表的主动型监管(Active Regulation)

以英国和新加坡为代表的国家使用监管沙盒进行主动监管。

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开展了一项金融“创新工程(Project Innovate)”,旨在促进金融创新。并在2015年11月开创性提出对金融科技实施“监管沙盒”(Regulatory Sand Box)的计划。“监管沙盒”指从事金融创新的机构在确保消费者权益的前提下,按FCA特定简化的审批程序,提交申请并取得有限授权后,允许金融科技创新机构在适用范围内测试,FCA会对测试过程进行监控,并对情况进行评估,以判定是否给予正式的监管授权,在沙盒之外予以推广。

新加坡政府也于2015年8月在新加坡金管局(MAS)下设立金融科技和创新团队(Fintech & Innovation Group,FTIG),并在FTIG内建立支付与技术方案、技术基础建设和技术创新实验室三个办公室,在2016年6月提出了“监管沙盒”(Regulatory Sandbox)制度,为企业创新提供一个良好的制度环境。澳财长莫里森(Scott Morrison)2016年3月21日发布声明表示,联邦政府将批准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成立并管理“监管沙盒”,使处于试验阶段的金融科技公司也能够应对监管风险,从而降低上市的成本和时间。

0719_04

作者|理脉内容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