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Alternative Legal Service Providers,简称ASLP)是指除传统律师事务所以外,提供法律服务的新型企业。这些企业一般不采用合伙人制度,管理人员也无需律师担任,相较于传统律师事务所,他们的公司形态较为灵活,并且可以与传统律所的非经验性的业务相竞争。

目前有近千个大大小小的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者在法律服务市场与传统律师事务所竞争。主要可以分为以下几类:第一,占据ALSP市场份额的巨头:四大会计事务所的法律部门,它们本身具有良好的信誉,在非诉业务领域也有与各大企业及律所有长期合作的经验,因此能与律所形成直接竞争关系;第二,Legal Zoom, Elevate等规模增长非常快的新型企业;第三,其他通过应用程序、云服务等为消费者和小企业提供法律服务的中小型企业,他们的业务范围主要涵盖了律师事务所不能提供的业务,或者不能以消费者期望的方式提供的服务。

2

英国评级机构Acritas对来自51个国家1169名受访者进行了电话采访,分析数据并编制了2019年全球ALSP品牌指数。这些受访者全部在全球年收入10亿美元或以上的企业中负责法律服务的采购。在这次采访中,这1000多名公司内部的高级法律顾问被问及一系列有关传统律所和ALSP竞争对手的问题,包括哪些律师事务所最受青睐,最具有创新型。

根据Acritas的调查,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再次成为法律行业最具创新力的提供商,但EY品牌在法律领域的影响力不断上升,将这家技术提供商推到了第一位。相比之前四大与汤森路透牢牢占据前五的局面,Axoim今年排名上升,与德勤的法律部门以58分的评分并列第五。

3

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2019年初报告称,律师服务提供商构成了107亿美元的法律服务市场,与两年前相比,年复合增长率接近13%。ALSP市场预计在未来几年将增长25%,显著高于传统法律服务市场。

一般说来,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者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跨界提供法律服务的传统企业,以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及一些投行机构为代表。由于他们的业务与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有所重合,所以他们会通过人力的调整、内部资源的重新整合,利用自己的优势提供一些传统意义上由律所包揽的法律服务——主要是非诉讼业务。第二类是科技类的法律服务公司,这类企业利用自身的科技创新技术,为企业法务部门及律所解决问题,利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技术提高法律服务的工作效率,并且降低成本。

相比于四大法律部门已经相对成熟的业务体系,这些以科技立足的新型ALSP似乎更加值得关注,在ALSP榜单中的Axiom, LOD和Elevate都属于这类新型的ALSP企业。Axiom作为其中的佼佼者,在今年上升势头迅猛,似乎预示着这类新型企业正在ALSP市场上正在逐渐崛起。

4

于2000年成立的Axiom被称为“云上律所”,是专注于法律人力资源整合的全球领导者,正在颠覆法律团队和律师的工作方式。Axiom可以基于客户的需求,在13000+的律师资源中选择最适合执行此工作的律师,在云端完成各项工作。与传统律所相比,线上的运营方式节约了大量的租金、水电以及人力成本,用最少量的资金、时间成本为企业完成必要的法律工作。目前,Axiom已经与超过半数的财富100强企业合作,在北美、英国、中欧以及亚太地区运营,每年的收入已经超过3亿美元。

5

Axiom早在2000年便获得了第一轮外部融资,筹集了540万美元,并在2003年扭亏为盈。该公司随后进行了三轮融资。这些投资推动了公司的扩张,吸引了人才,并使Axiom得以发展其独特的技术和强大的高级管理团队。今年九月,Axiom宣布其接受了私人投资公司Permira Funds的投资,并认为这是比IPO更好的促进公司业务增长的选择。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大型企业客户更加严格的控制其在法律工作中投入的成本,它们现在更倾向于使用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提供的产品以取代聘用外部律师,以节约法务成本,达到收益最大化。正是节约成本的刚需催生了ALSP,业绩璀璨的Axiom不过是海量ALSP中的一员。

对于传统律所来说,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者的产品则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ALSP市场的壮大会将冲击一大部分位于金字塔底端的小型律所,将迫使它们向更高效率、低成本的律所转变;而另一方面,对于更有竞争力的大型律所来说,尽管ALSP会对其已有的业务形成威胁,但是采用替代性法律服务的产品也能帮助他们节约成本,优化流程,拓展和补充其传统的、暂时不会被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商取代的业务。从数据中我们也可以看到,目前相比于企业,律所使用ALSPs降低成本其实更为普遍。例如电子检索、文件审查以及诉讼材料支持等业务已经被传统律所普遍使用。

6

话说回来,类似Axiom等作为替代性法律服务提供者的新型企业,在建立之初就被挂上了“Alternative”的标签。在英文中,Alternative有非传统的、另类的含义,在这样一个科技化、高效率、低成本的时代,到底什么样的法律服务才是“另类“的?是尊重经验、重视人力资源投资、注重风险控制的传统法律服务,还是管理扁平、效率为先、重视批量化输出的替代性法律服务呢?

关于理脉
邮箱:support@legalminer.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1号环球金融中心东塔2层201,100020
© 2016-2019 理脉 Legal Miner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