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律政剧《Suits精装律师》在海外受到热烈追捧,自2011年以来已播出9季。最近,国产律政剧《精英律师》把类似的人物与情节带到了北京国贸的写字楼里。一些法律人士注意到的第一个“槽点”便是罗槟律师声称自己的一小时的计费标准在六千到十万之间。

精英律师截图

在国内的“红圈所”中,合伙人的小时计费确实可能达到6000一小时,但10万这个数字大家普遍觉得过于离谱。2018年,美国声誉最好的律所之一Kirkland & Ellis因为其在一起破产案中高达1745美元的小时计费引起了媒体热议,而这个价格折合人民币也就1万2左右。

今天我们就来具体看看中外顶尖律师的收费模式是什么样的,未来几年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趋势。

一、中外传统律所计费模式

在美国、英国等普通法系国家,律所主要的收入方式是以工作时间为基础来计费,这也被叫做billable hour。这种计费模式于20世纪50年代在美国兴起,并逐渐发展成美国律所的主流计费方式,并延续至今。

根据笔者对一位在英国“魔术圈所”工作的律师前辈的采访,在与客户案子相关的工作上花的时间一般都被算入billable hour,这包括但不限于客户会议、法律检索、文件审阅、撰写文书等。最后,客户根据提前确定的每小时时薪和律师记录的工作Timesheet来支付律所法律服务费(当然,根据案件大小和类型不同也会有其他类型的计费方式,如封顶费、业务打包费等,但这些暂不属于主流计费方式)。

他还补充到,一般律所对初级和中级律师会有很严苛的billable hour要求,这也会和最终拿bonus挂钩。以下是一家英国媒体统计的2017年伦敦平均律师费率,仅供参考。部分知名律师和顶尖商业所合伙人的费率会远远高于这个平均值,超过每小时£1000

英媒统计律师平均时薪图表

在中国,这种按小时计费的模式应用相对没有那么普遍,具体计费模式根据案件类型和客户倾向而定。一般就业务日常的法律咨询来看,不少律师和客户达成合意后使用按时计费的模式,且很多时候会注明封顶费。对于一些时间周期较长的项目性案件,根据服务内容和案件标的金额等因素采取项目打包费是更为常见的收费方式。在部分不确定性因素多的案件中,律所可能还会采用风险代理收费,即收取一定基础费用后根据结果进行增补或提成。

另外一个影响计费模式的是客户需求。笔者采访了一位曾在中国“红圈所”执业的同事,他表示目前多数企业客户还是更倾向于采取打包收费的形式,只有部分外资企业仍使用大量按小时计费的模式。

2017年年底,一家中国媒体针对19家规模、地区不同的律所进行了一次年度费率调查,并发布《中国律师事务所费率调查》,结果显示如下(不过这数据看起来还是比较理想化的,仅供参考):

中国律师平均时薪

二、法律科技发展对Billable Hour的影响

近几年社会上对Billable Hour这种计费模式的反对声越来越多。一方面,从客户利益角度出发,很多人指出,因为在这样的模式下主要的费用衡量标准是时间,且时间的记录追踪很大程度由律师掌握,而律师与客户间的信息壁垒客观存在,律师们就不用对工作的效率和质量有那么严格的要求,从而其工作动力与产出都会受到消极影响。另一方面,从律所利益角度出发,法律科技的发展也在促使律所采取新的计费模式。新模式的采用对律所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律所面临的挑战

目前,兴起的法律科技包括流程管理、智能检索、合同审阅等。之前律师花费在法律研究、审阅文件等工作上的Billable Hour现在可以被这些科技的应用大大缩短。

2019年8月,年利达律师事务所宣布和法律科技公司iManage合作开发了一个叫MatterExplorer的人工智能文件管理与检索系统。据律所法律创新团队测算,过去六个月这个系统在年利达全球办公室的使用预计总共节省了15,416小时。2019年12月,英国顶尖法律科技公司Luminance的客户调查报告显示,相比传统的文件审阅模式,他们的Legal- Inference Transformation Engine (LITE) 技术帮助客户节省至少50%审阅时间。

但显然,对于律所来说,用法律科技提高工作效率的最终目的并不是为了帮客户省钱省时,而是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客户、带来更高的创收。若仍采取以前的Billable Hour模式,律所在增加技术投入的同时还将面临更少来自计时收费中的收入。所以,这种按小时的计费模式被大规模改进或替换是指日可待的。对于律所来说,如何在大数据与法律科技驱动下的律所数字化转型中保证收入模式与时俱进是一个新的挑战。

挑战背后也有机遇

法律科技的使用在减少信息检索、合同审阅等billable hour的同时,也可以减少原本律师工作中的non-billable hour。这些不能被计费的时间包括行政管理、时间排期、人才培养、基础法律检索及立案利冲审查等。

法律科技的出现可以让这些以前标准化程度较低的工作逐步得以业务流程化、流程标准化、标准科技化,从而节省内部开支。如汤森路透等领先法律科技公司都于几年前就开始为律所提供以云技术为基础的工作流程管理软件。

配图

同时,科技的运用也会减少花在初级法律工作上的时间,从而把精力放在更需要专业背景的法律问题上去,如深度法律研究、业务战略设计和业务沟通交流等。科技的使用将以促进人与智能机器的分工,各自把时间花在自己擅长且更能体现出价值的事情上。

不过这对于初级律师和律师助理来说仍然是新的挑战,因为这些科技直接分走的初级法律工作就是他们的billable hour,且很多时候他们因为专业能力和执业经验有限难以直接接手和解决更复杂的问题与业务。年轻律师要在科技变革中把挑战转化成机遇需要更强硬的专业技能和更灵活的适应能力。

三、未来的律所计费模式

在Billable Hour模式盛行的法律行业中,大家把新的计费模式称为替代性费用安排Alternative fee arrangement (AFA)。这种模式根据业务和交易的性质有很多种不同的计费模式或者由多种计费模式组合而成。2014年,华盛顿律所Crowell & Moring和美国公司法务协会共同发布的报告中介绍了五种不同的新计费模式(不是完整的分类,仅供参考)。

1.  固定价格(Fixed Fee):提前确认案件固定的打包价格。适合用于大量类似、重复性高的工作以及律所和客户在过去交易中都比较熟悉的工作周期、工作难度的业务。

2.  固定价格+浮动范围(Fixed fee + collar):如果结案后固定价格加上浮动上限高于实际根据时间计算的总价,律所需要退回客户一部分费用。这适用于难以预测和有一定风险的业务。

3.  反向或有费用(Reverse contingent fee):根据第三方向律所客户索赔的金额和最终判赔金额差的一定百分比来定价。适合诉讼标的大、复杂程度高、且客户对诉讼费用保守的案件。

4.  成功费(Success fee):根据案件处理的阶段或最终结果付额外的成功费。类似于国内的风险代理,适用于风险较高、不确定因素较多的案件。

5.  基于表现的保留费(Performance-based ho-ldback):客户会保留部分费用的支付(约15%),然后根据一套业务表现标准来衡量律所提供的服务,达到相应服务要求才支付这部分费用。这项模式与其他计费模式组合出现,一般仅适用于律师和客户之间有一定合作基础且双方有较为透明与高效的沟通模式。

即使理论上来讲计费模式的更换可谓大势所趋,但海外律所在实践中的对替代性费用安排Alternative fee arrangement (AFA)的采用还是比较慢。美国法律计费产品提供商Aderant在2018年的律所调查报告中揭露,多数律所认为放弃Billable Hour模式采取AFA的主要困难是设置准确且能确保实现营收的价格与预估工作所需要的时间和人力成本。波士顿咨询也在2016年的法律科技发展报告中指出,收费模式的转换需要律所在内部的工作、人才等安排上作出较大的变革,所以不少律所对于走出这一步非常谨慎。

配图5

不过随着法律科技的发展,其正在涌现的法律科技分支领域“法律计价”有潜力帮助律所根据以往类似案件的处理情况来更精准地预估一个案件的时间与人力成本,从而选择更合适的定价与计价模式。除了刚刚提到的初创公司Aderant,不少法律科技行业的领头者如Thomson Reuters和Wolter Kluwer也在涉足法律计时这个领域。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一个更以客户为导向的计费模式会在法律科技的驱动下在行业里得到普及。

Reference:

Joan C. Williams (2015). ‘Disruptive Innovation: New Models of Legal Practice’.

Association of Corporate Counsel, Crowell & Moring (2014). ‘Handbook for value-based billing engagements’.

Linklaters (2019). ‘Linklaters launches new AI data-powered system to search and manage legal documents’.

Owen Bowcott (2017). ‘City law firms charging up to £1,100 an hour’. The Guardian.

Reynolds Holding (2018). ‘$1,745-an-hour lawyers due for disruption’. Reuters.

关于理脉
邮箱:support@legalminer.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1号环球金融中心东塔2层201,100020
© 2016-2020 理脉 Legal Miner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