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脱口秀演员池子在微博上演了一出“维权手撕大戏”:不仅直指“老东家”笑果文化拖欠其很多应付的演艺报酬,更是怒斥相关银行侵犯个人隐私向笑果文化提供其银行流水等资料。随后,相关银行发布致歉信,向池子道歉,并称按制度规定对相关员工予以处分,并对支行行长予以撤职。
微信图片_20200619122508
(池子微博内容截图)
银行为客户保密,既是商业习惯,更是法律的严格规定。此次信息泄露一事,不仅再次引起了大众对于个人信息安全的热议,也把银行合规放到了聚光灯下接受检验。
根据理脉BRMS行业处罚检索结果,银行业共计13422个被处罚主体,其中企业10112家,自然人3310个,共计17383条处罚信息(检索时间截止至:2020年5月26日)。为更好地了解近年来的银行行业处罚现状,我们从中筛选出了2016-2019年的数据:

处罚数量

从2016年至2019年,根据公开信息统计,共披露11560项处罚信息。且处罚数量整体呈上升趋势,并于2018年到达峰值。2018年和2019年监管部门开出的罚单数量都突破3500件。
11

地域分布与处罚机构

从2016-2019年对银行业做出行政处罚最多的地区是河南,共计948条处罚信息。其次是山东、湖南、四川,达到700条以上,江西、浙江也比较多。
22
33
44
从处罚数量上看,以上地区监管机构监管力度较大。从单个监管机构看,陕西银保监局是做出最多处罚决定的机构达136次,监管行为较为积极。
 

被处罚主体

被处罚次数最多的主体是:四川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和西安市长安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共计21次,其中四川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有20件是对相关负责人的处罚,西安市长安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有11件。
55

对负责人处罚比例

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至2019年在公开的行政处罚信息中,对直接负责人或管理人的处罚共计2082件,占处罚信息总数的18.01%。从16年到19年,对负责人处罚占比逐年上升,可见监管机构在对金融机构做出行政处罚的同时,也越来越注重将机构违法违规行为问责到个人。这种对直接负责人和管理人的处罚无疑有着更高的威慑力,也对银行业的合规性提出更高的要求,值得更加重视。
年份
对负责人处罚(件)
总计处罚数(件)
占比
2016年
69
1083
6.7%
2017年
230
2861
8.04%
2018年
879
3868
22.7%
2019年
904
3748
24.12%

处罚种类

罚款是主要的处罚形式,占比达到89.96%。
66
但对自然人主体,主要的处罚种类是警告,大部分同时处以罚款。
77
(限定为自然人主体)

处罚金额分布

59.65%的处罚金额为10-100万元,1万元以下的小额处罚有528件,1000万元以上的超大额处罚有41件。而这41件“超级罚单“中有17件是由中央机关做出。
88

处罚依据

99
在处罚依据中,最常使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
银行业金融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由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并处二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情节特别严重或者逾期不改正的,可以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其经营许可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经任职资格审查任命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
(二)拒绝或者阻碍非现场监管或者现场检查的;
(三)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报表、报告等文件、资料的;
(四)未按照规定进行信息披露的;
(五)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的;
(六)拒绝执行本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的措施的。”
其中第五款审慎经营援引最多。审慎经营规则属于兜底性处罚,何种行为会被认定为“不审慎”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监管的自由裁量,在越来越严格监管的背景下,可能更多不够严谨的行为将会被纳入其中,这也对银行合规有着更高的要求。
关于理脉
邮箱:support@legalminer.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1号环球金融中心东塔2层201,100020
© 2016-2020 理脉 Legal Miner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