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是法律世界的国王,除了法律没有别的上司。” ——马克思   “法律只要不以民情为基础,就总要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托克维尔
一、
8月31日,谭松韵的母亲被撞身亡一案在四川省叙永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谭松韵跟她父亲也现身参与庭审。法院网站对长达九个多小时的庭审进行了全程直播,庭审直播观看人数最终超1000万。
1

(当天微博热搜榜单)

从最初对蛮横无理、罪大恶极的肇事者的咒骂与声讨,到后来舆论慢慢将所有的矛头从肇事者本身转向司法不公与社会黑暗,利用片段扭曲事情、夸张谣传,再到最后庭审视频公布“网友误会公检法”,这些频繁的转折无疑让许多网友的情绪跌宕起伏,百感交集。
这场“严肃”的司法庭审引起的现象级关注让许多人始料未及,而舆论热点的一波波“随意”反转更让我们在啼笑皆非时不由陷入深思:究竟该如何把控民意与司法的关系呢?
 
二、
仔细剖析谭松韵妈妈被撞案引起的风波,透过案件的表象向里探寻,我们感受更多的则是现代司法的两难困境:面对民意所施加的巨大社会压力,一方面如果法官严格遵循现行法律规定,不考虑民众诉求等法律规范之外的因素,往往会因缺乏对社会需求的积极回应而得不到广泛认同,法官也会被质疑为法律的自动售货机;而另一方面如果法官在司法过程中,不拘泥于法律规范本身,而过多考量了有关民意诉求、社会价值倾向等法律之外的因素,又会招来法官恣意、民意审判的诟病。
近年来,我国法院在审理案件特别是一些在社会上具有特殊影响的案件的过程中,越来越多地倾向于去倾听社会对案件的看法和意见。这在一定程度上回应了人民群众的司法期待与司法需求,有利于及时纠正司法机器的明显偏差,促进了司法活动的公开透明化。
如被曝光的“聂树斌案”“余林祥案”等将死刑复核问题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枪下留人”更成为官方与民间对重大人权问题有关看法互动的典范。
司法应当回应民意,但这回应可以是无原则和无限度的吗?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曾这样论述:“公意永远是公正的,永远以公共利益为依归”,但“并不能因此推论说,人民的考虑永远有着同样的正确性。”
追根溯源,民意产生的事实基础是民众所感知的由传统媒体和现代网络报道出的“案件事实”,而这一“事实”往往是大众传媒依据一定的价值观、政治或商业的意图加工和制作过的。
通常情况下,民众“更习惯将问题道德化,用好人和坏人的观点来看待问题,并按照这一模式要求法律作出回应”,由于社会舆论形成机制的先天不足,使舆情承载的民意具有非理性的属性,因此崇尚理性和规范的司法应当高度警惕民意的盲从性、多变性、情绪化等不良因素。
前几年被网民热议的西安音乐学院学生药家鑫案,在药家鑫因为在行驶过程中将张妙撞倒并连刺数刀致受害人死亡,被认为情节极其严重恶劣被执行死刑后,又有不少学者对这一判决结果进行深刻反思,认为该案的审理过程并不是在一个理性的舆论环境中进行的,影响了裁判结果的公正性。
这并不是个案,聚焦于所谓司法腐败、“暗箱操作”和“官二代军二代”等标签性质而不是案件本身的舆情热点在许多案件中影响了法院的判案倾向,甚至有时使其偏离了公正的司法审判与司法程序,难怪有罪犯曾在临刑前感慨“我是被记者杀死的”。
然而,如若“不杀不足以泄民愤”真的成为在司法审判中的重要考虑因素,法官生硬地绕开现行规定而过多地以民意为依据进行裁判,那么法律审判的权威与公正又何在呢?这样的“庶民的胜利”真的有意义吗?
   
三、
“历史或者习惯、社会效用或某些逼人的正义情感,有时甚或是对渗透在我们法律中的半直觉性的领悟,都会来援救焦虑不安的法官,并告诉他向何方前进。”
事实上,法官无法脱离既定的文化传统包括民意而进行所谓完全独立的思考。
然而,当司法系统片面追求良好的社会社会效果时,法官的理性思维与独立判断往往受到干扰,可能会刻意行使甚至滥用司法裁量权,不断调整和矫正行为以期与社会赞同的评价体系趋于一致,从而使司法裁判向舆论趋同。
这种迫于各方压力而妥协作出的审判,看似顺应了“民意”,实则沦为了民众那个“义愤填膺”的牺牲品,弱化了司法权威,降低了法律的威信,使司法难以建立起真正的社会认同。
美国电子新闻业的巨头爱德华·R·默罗曾说:“只有独立的司法和自由的出版才是识别自由社会和所有其他社会的标准。”舆论传媒和司法问题是现代法治社会中的一个恒久性问题,二者如影随行,相伴而存。
笔者认为,舆论监督和司法公正之间应寻求一个合适的度,在制度运作中保持合理的张力,使两种不同的价值和利益保持平衡,达到一种和谐的良性互动。
司法是源于生活的艺术,它在影响社会生活的同时,也为各种社会力量影响司法活动洞开了门扉,其中就包括作为社会需求的民意。在一定层面上讲,司法的过程就是司法与民意不断沟通、交涉、博弈与回应的过程。通过这种博弈与回应,民意与法意在现实世界里才不断趋于统一。
也正是通过这种博弈与回应,司法从社会生活中不断汲取自身发展所需的动力来满足民众日益增长的司法需求,推动着中国的法治之路不断向前迈进。
2

(数据来源:《2018年中国互联网舆论发展研究报告》)

根据《2018年中国互联网舆论发展研究报告》的数据,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社会热点事件不断表明,新媒体对于舆论的影响力正在迅速增强,往往一个普通的案件经过舆论的发酵后,随即演变为震动社会各界的热点事件,涉法舆情已经成为舆情热点部门的重要组成部分。
新媒体的发展为全民参与社会管理、民众主导话语权提供了技术层面上的可能性,新媒体时代的网民所具有的正义与反思精神,使得他们对社会不公现象的反应更加强烈,对司法审判高度关注。
越来越多的案件当事人通过新闻媒介或网络来传播和放大自己的声音,他们希望能用自己的声音直接实现对司法权的引导和督促,维护自己或他人的正当利益诉求。
一方面,这对人民法院的舆情分析应对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更好地回应民意成为新时期司法改革的必然要求;法院也应当顶住舆论的压力,客观地看待热烈的民意,坚守自己的立场,作出公正的司法判决。
另一方面,期待越来越多的民众以理性的态度去关注和评价社会问题,别急着站队,静候滞后的真相,做一个有责任感的“法治建言者”。
在这个呼唤自由且渴求正义的时代,言论自由与司法独立都是不可或缺的基石。
当封闭的司法面对自由的网络舆论,我们只有理性的审视,冷静的思考,在两者的冲突之间尽量寻求平衡与和谐,让司法者倾听与包容更多不同的观点和理念,让更多的网民拥有辨析和理性传播民意的能力,才能真正迎来一个民主时代的到来。
关于理脉
邮箱:
support@legalminer.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1号环球金融中心东塔2层201,100020
© 2016-2019 理脉 Legal Miner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4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