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某公司暂缓上市一事引爆各大社交平台,牵动无数股民的心。结合11月4日晚证监会新闻发言人的表态可知,这与金融监管部门的监管约谈和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变化有关。   为了了解事件背后的重大金融政策变动,让我们把关注的目光放到三天前:11月2日,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这一意见稿明确了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准入门槛、业务结构和金融科技监管模式等重大事项,成为彻底终结行业自由时代的“紧箍咒”,对近年如火如荼的网络小贷业务或将产生近乎“洗牌”的重要影响。    微信图片_20201222180943

什么是网络小额贷款?

  开展网络放贷业务的除了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和P2P网贷公司,还有网络银行和众筹互联网平台。但网络银行具有银行金融牌照,属于金融机构,受银监会监管。P2P网贷公司是中介机构,是最早出现的网贷类型,其监管制度比较完善;众筹互联网平台的定性与居间人的法律特性吻合,以收取居间报酬为盈利方式。网络小额贷款公司一般是B2C模式,与借款人之间是直接的债权债务关系,与其他三种网贷形式的法律性质有着本质的区别。   据微信图片嘎嘎嘎嘎嘎 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1月11日,全国共批设了262家网络小贷公司(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其中有245家完成工商登记。从地域分布来看,这262家平台主要分布在21个省市,其中广东省最多,有60家网络小贷公司;其次是重庆市,有45家;江苏省和江西省排名第三和第四,分别有26家和23家;浙江省以22家排名第五。这五个省市批设的网络小贷总数排名全国前五,占全国批设总数的67.18%。   从目前已完成工商登记的245家网络小贷公司注册资本来看:注册资本在1-5亿元(含1亿元)的公司最多,有151家,占样本总数的61.63%;其次是注册资本在5-10亿元(含5亿元),有65家公司;注册资本在10亿元及以上有25家。总体来看,网络小贷公司注册资本基本在1亿元及以上,其中超36%的网络小贷公司注册资本在5亿元及以上。 冯 发多少

为什么网络小贷这么火? 

  “信贷业务”一直是商业银行等金融系统的传统业务,主要服务于国有大中型企业,而低收入者却被正规金融系统所排斥。这样便导致了低收入者如小微企业不得不进入成本和风险都极高的民间金融来获取非正规金融服务。在此背景之下,"小额信贷"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金融对于低收入者的门槛。   近十年来,传统的小额贷款公司由最初的部分省市试点到全国迅猛发展再到如今数量出现持续回落,近几年小贷由"线下"发力"线上",发展迅猛近乎野蛮式生长。这实际上也是我国金融业由人工化逐步过渡到智能化阶段的缩影,互联网金融的出现是金融业的伟大进步,标志着其进入精细耕作的新时代。从2014年到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连续4年提到了互联网金融,2018年两会更是提出要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定制"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另一方面,网络小额贷款主要针对广大国民和小微企业小额应急金融需求,几乎完全的线上信贷流程,申请门槛低、贷款程序简单、融资频率高等独特优势。小贷公司借助互联网技术,利用网络平台运营、互联网大数据征信、风险管控和系统化获客方式等方面优势进行经营活动,其盈利模式是具有弹性的贷款利息收入,经营良好其营收利润非常可观。许多互联网各领域巨头和实力雄厚的线下传统企业也都纷纷加入其中,渴望分得一杯羹:如百度、苏宁、美团、保利、世贸等。其中蚂蚁金服旗下的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在近两年连续增资两次,目前已增资至120亿元,成为当前注册资本最高的网络小贷公司。        

网络小贷为什么需要专门的管理办法?

在理脉Lebra的司法案例模块,我们以“网络小额贷款”为关键词检索近五年的裁判文书,我们发现: 1,诉讼地区集中在我国华南地区,网络小额贷款设立公司最多的广东省诉讼案件也数量最多,达26778件。     2,诉讼案件类型以民事案件居多,其中的“小额借款合同纠纷”案件几乎占据总量的半壁江山。刑事案件的二级案由里存在“侵犯财产罪”“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罪”等罪名。     3,涉案当事人以自然人为主,占到总案件比重的86.55%。   4,涉案标的额集中在0~10万元,符合网络小额贷款业务中资金较少,灵活方便的特点。     5,涉案审理法院中广州市的越秀区人民法院排名第一,审理了25003件与网络小额贷款有关的案件,其次是湖南省株洲市的攸县人民法院和广州互联网法院。   6,法院引用法条大多来自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七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若干法律问题的规定》。   在法律概念里,网络小额贷款的本质就是借贷,而借贷是一种重要的债权型融资形式。传统的借贷主要包括银行借贷、非银行金融机构(如传统小额贷款公司等)和民间借贷三种。其中,前两种多为担保借贷,交易门槛高,第三种通常为信用借贷,但是往往每笔借款的金额又十分有限。 网络小贷平台将资金借给有资金需求的借款者,其通过互联网平台和大数据技术克服了资金供求信息及借款人征信信息的不对称问题,进而可以实现额度较传统民间借贷更大的信用借贷。但这也是网络借贷首先面对的经营风险方面的小额信贷技术风险。由于网络小贷主要针对的是小微客户,这类客户群体中较大比例中为无抵押无担保的纯信用性质,因此只能单纯地依靠从合同法、物权法等基本民法依据,并不能有效降低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借贷的高风险性。 近年来,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在快速增长期间出现的问题如"校园贷""套路贷"等给国民经济和社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这是法律对网络小贷监管失灵的表现。但是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对网络小额贷款的法律监管实践是以事前准入和事后惩戒为核心的传统监管模式为主,这种模式不仅未能有效地控制网络借贷交易的风险,还损害了产业的发展和监管的公信力",亟待出台专门针对网络小额贷款的法规。  

这次新规到底会给网络小额贷款带来哪些挑战呢?

  《暂行办法》在对小贷公司的成立、股东条件、注册资本、贷款金额、业务活动范围等提出明确要求的同时,还特别强调了贷款用途,明确网络小额贷款不得从事债券、股票、金融衍生品、资产管理产品等投资,不得购房及偿还住房抵押贷款等。   具体而言,有以下几点格外值得注意:   一是厘清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定义和监管体制,明确网络小额贷款业务应当主要在注册地所属省级行政区域内开展,未经银保监会批准,不得跨省级行政区域开展网络小额贷款业务。这无疑对现有的网络小贷会产生巨大冲击,甚至连网络小贷的牌照价值都将受到影响。   二是明确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在注册资本、控股股东、互联网平台等方面应符合的条件。如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小额贷款公司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非标准化融资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倍;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4倍等。   助贷或联合贷款,是蚂蚁、腾讯等金融科技公司从事贷款业务的主要模式,其中很多公司98%的资金来自合作银行和发行ABS。30%的强制出资比例对于很多小贷公司是一个非常大的限制,对利用旗下网络小贷牌照和借助发行ABS、助贷或联合贷款等模式规避杠杆限制,无限放贷,几近变身零售银行的网络小贷公司而言无疑又是一大重创。   三是规范业务经营规则,提出网络小额贷款金额、贷款用途、联合贷款、贷款登记等方面有关要求。明确了贷款不得用于以下用途:从事债券、股票、金融衍生品、资产管理产品等投资;购房及偿还住房抵押贷款;法律法规、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和监督管理部门禁止的其他用途。   值得关注的是,《办法》对网络小贷机构的放贷额度也进行了限制,首先,对自然人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30万元,不得超过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该两项金额中的较低者为贷款金额最高限额。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这一内容实际上是为了保护消费者,对个人授信不能过度,要在合适的范围之内,消费者可承受,不因过度贷款引发后续风险。目前许多网络小贷公司可能给学生发放贷款,学生没有收入来源,按照这个规定,未来网络小贷发放的主体也可能受到一定的限制。  
  互联网金融创造风险,互联网金融法制监管控制风险。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一种具体形式,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在满足了经济与社会发展中的投融资需求,但同时也成为了金融风险的新源头。它不仅要面对传统金融和传统小额贷款公司固有的风险,同时还要面对小额贷款被注入互联网元素后所要面对的特有风险。 我国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仍然处在探索阶段,但它的发展仍然要遵循金融规律,金融法关于信息披露、风险控制的基本理念和基本制度仍适用于网络小额贷款,开展网贷业务必须要接受法律的监管。当然,网络小额贷款的监管也不宜过严,相对宽松的监管环境也是网络小额贷款公司蓬勃发展的主要原因;保持网络小额贷款的活跃性、普惠性,鼓励其经营方式的非正规化、私人化、分散化、小额化的特点也是法律监管要考虑的范围。   当前出台的《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针对我国网络小额贷款的特有风险探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监管理念与制度,是网络小贷风险监管制度建设进程中的一大重要举措。路漫漫其修远兮,让我们共同拭目以待。
关于理脉
邮箱:support@legalminer.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1号环球金融中心东塔2层201,100020
© 2016-2021 理脉 Legal Miner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411号 版权归北京公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有